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忠实粉丝(4)作家叶修和编辑黄少天

三次元考试滑铁卢,昨天停更了一天,在这里跟大家道歉。

本章有双花出没,不喜者注意躲避。

本章有人掉码,欢迎在看之前猜一猜是谁 的马甲掉了。

两个人在三次元终于搭上边了,感谢上帝。

 

 

 

 

7.

叶修给夜雨发了稿子之后这天晚上的工作就结束了。开学没太久,他手头也没有积压的论文什么的,所以难得有了这样空闲的晚上。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张佳乐又和孙哲平出去了,叶修估计他大概今个儿晚上都不会回来了,因而他又难得有了这样独处的晚上。

十月的帝都还是热得不行。既然寝室里没人他就更是毫不犹豫地脱了上衣进了浴室,不紧不慢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就穿一条大裤衩,空调开得适当,不冷也不热,坐在电脑前难得不用写稿,下了一个时兴的电影的盗版,就着张佳乐库存的可乐看起来。反正他也不是头回拿张佳乐的饮料了。不想被我拿就搬到孙哲平那屋呗,每次张佳乐一数落他叶修就这么回答,张佳乐红着脸跑了。叶修心想你跑个啥,我是让你把饮料搬他那屋,又不是让你人搬过去,虽然孙哲平室友常年出国不在学校,孙哲平那屋本来也就他一人儿住,但我没这意思啊。

电影看了一半,楼下嗷唠一嗓子,叶修拉开窗帘往下看去。这边都是男生寝室,他倒也不怕别人看见他光个膀子,他就想看看这谁大晚上的扰民。

结果就看见他课上那个黄毛小孩被两个人搀着往本科生宿舍走,这小孩还不老实,像是喝醉了酒,一路喋喋不休,叶修听不太真切,但到底是听见“一叶之秋”几个字。叶修把窗帘拉上,慢慢坐回位置上,却已经没了看电影的心情。

他写小说多年,身边好友知道他就是一叶之秋,但像黄少天这样不怎么熟的人也会是一叶之秋的粉丝的事实突然让他有点震惊。他总觉得他的粉丝离他很远很远,但黄少天让他感觉到他的粉丝其实离他很近很近,近到就是他的学生,近到就在他的学校里。

写小说的人总有感性的一面,叶修甚至开始想,黄少天会不会就是流木呢?会不会就这么巧呢?算来黄少天的年纪也和流木相当,又是文学院的,能写出那些长评也有可能。

算了瞎想什么。叶修关了电脑,睡觉睡觉,大不了下节课问问他就是了。

 

结果自然是还没问成。这课一周就一节,还得等好几天。

第二天起来老魏就来电话说要来吃饭。叶修心想你不就在学校里上班吗?咱俩约饭左右不过是在学校附近,什么叫“来吃饭”?

叶修果然是低估了魏琛的下限,他怎么都没料到魏琛会买一提菜过来。

“你这是干嘛?”叶修撑着腰站在宿舍门口不让魏琛进去,“你还打算烧个菜?我们这可没有排烟管,一会儿烟雾警报器就响了。”

“你是不是傻?这一看就是要煮火锅。”魏琛扬扬手里的菜,“这不是听说张佳乐囤了口小电锅吗?让我蹭一下能死啊?”

叶修侧了身让他进去:“你怎么知道张佳乐有的?”

“这锅还是我陪着孙哲平买的呢。”魏琛洋洋得意地回答,“快过来帮我把锅扒出来。说起来你们宿舍竟然还有烟雾警报器,你这老烟枪怎么活下来的?”

“戒了。”叶修从张佳乐床底下扒拉出一口锅,包在塑料袋里竟然还挺干净。

“戒了?!”魏琛吓得差点把一袋蔬菜扔在地上,“你怎么回事,谈恋爱了?”

叶修提着口锅恨不得抡到魏琛头上:“你是不是有病?我看着像谈恋爱了?谈了还能跟你这吃火锅?”

“这倒是。”魏琛指示叶修去接点水先烧上。

“那你怎么可能戒烟?”魏琛穷追不舍,“说好的烟是灵感来源呢?”

“实验室禁烟。”叶修开了锅,开始调温度,“教授嫌我有烟味。”他有一条原因没讲,流木之前有一次听说他烟瘾大,专门给他发了很多烟对人的不良影响,还往嘉世公司寄了一箱软糖,说是给叶秋让他戒烟的。小粉丝都说成这样了,他不戒真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一片苦心,再加上导师老是把戒烟挂在嘴边,叶修说戒就戒了,这一戒又是小一年没抽了。

“厉害厉害。”魏琛从包里掏出筷子啥的开始涮菜,“你这意志力别人是真学不来。”

叶修也拿筷子涮菜往碗里拨,手里忙着呢,懒得和他扯皮。

吃了一会儿叶修说:“你认识文学院的黄少天吗?”

“认识,我徒弟,咋了?”

“他是一叶之秋的粉丝?”叶修状似不经意地问道。老魏也是他的老朋友了,一叶之秋刚创号的时候他还跟老魏讨论过写稿问题,当然老魏也知道他就是一叶之秋。

“那我就不知道了。”魏琛捞起锅里的肉片,“说起来他确实常常看嘉世文学网来着,可能确实是吧。”魏琛转而看向叶修,“你怎么关心起这个了?看上我们家少天了?”

“看上个屁。”叶修简直没法跟这人说话,“他是我们班上学生,我偶然听到他说要从一叶之秋脱粉。”

“你小子也有今天,哈哈。”魏琛狂笑,“这下知道离开嘉世你要少一大波粉丝了吧?”

叶修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吃肉都堵不住你的嘴。”

 

周四上课那天叶修课间看黄少天出去了,就溜到他座位边上,发现他桌上除了笔记还放了一大摞打印纸,叶修翻了一页就看出来,这是他用一叶之秋最近刚刚更新的稿子,上面圈圈画画了一大堆。叶修心头一紧,这是要做什么?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真相了,但这个真相太惊人以至于他不敢猜测。

黄少天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叶修忍不住问了他是不是一叶之秋的粉丝。黄少天竟然微微有点脸红:“算是吧,他这不是要换人了吗?我就把换人前的最后一更打出来看看。”

“你做了很细的标注。”叶修说,“为什么?”

黄少天更是快要说不出话来:“写长评啊。”

叶修眯起眼睛:“这位兄台,莫不能你的ID是流木?”

黄少天彻底说不出话了。真巧上课铃救了他,叶修不得不回到教室后面坐着记录上课情况。虽然黄少天没回答,但他心里已经有数了。

天底下果真有这么巧的事啊。他想,比我的小说还精彩。

 

8.

宿醉醒来简直酸爽。黄少天扶着额头,简直要给宿醉这个小妖精跪下。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就算一叶之秋回来了我也不喝了,坚决不喝了。

他磨磨蹭蹭从床上起来,发现寝室已经没人了。桌上还有文州给他买的早饭,鸡肉饼和豆奶,旁边还放了郑轩的纸条,让他从自己的柜子里拿点抗宿醉的药出来吃。真是感谢这两位室友。黄少天吃了药,吃了饭,没有他俩,估计自己早就消失于人世。

周末他也没什么安排,就坐在桌子边开了电脑看君莫笑的稿子。君莫笑在他提议下改出来的稿子比初稿好了很多,看来君莫笑是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作者,这样以后他的工作也好做不少。

君莫笑的文笔是确实没话说,写校园就是校园,不同地区的人怎么说话都摸得一清二楚,一看就是很有人生阅历的写手。看稿子之余,黄少天又开始琢磨着君莫笑到底有多大了,看这个笔力像是中年人,但这个题材又像是学生写的,举棋不定之间文也看完了。没什么大毛病,黄少天就纠了一个错字,跟君莫笑通了气,就发给了总编。

总编也没什么意见,当天晚上就发在了网站上。

黄少天捧着手机,盯着标题下面的“作者:君莫笑”旁边的“编辑:夜雨声烦”看了好久,又截了个图发到朋友圈,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终于能见到自己的名字也出现在网站的作品上,确实让他非常激动。

他迷恋一叶之秋也有好几年,作为文学爱好者,他自然也是希望自己也能做写手的。但黄少天有一点好,就是非常有自知之明。他自己知道自己算不上是特别有天赋的写手,人生阅历也不是特别丰富,写起东西来贫乏无物,因而读了中文系之后就很少再写小说,写点文评什么的磨磨文笔,但大的作品,他还觉得不到时机。

做编辑也算是间接性帮助他磨练写作技巧了,帮别人改稿有时候更考验技术。黄少天还是想把这作为自己成为签约写手的跳板,继续自己的文学梦想。一叶之秋,就是他梦想的目标。

 

平时不上物理课的时候,黄少天也是见不到那个特别帅气的助教的。黄少天自己也算是学院有名的帅哥了,一身潮服,品味不俗,身材又是修长高挑的,一张脸长得也是挑不出毛病来。追他的男生女生都有过,但他一直觉得学业为重,没心思谈恋爱,再者,也确实没有特别让人心动的对象。然而见到这位助教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助教人帅成绩又好,简直是他的理想型。这让他对上这门理科课突然有了热情。

所以周四上课的时候他是格外的有精神。

助教大大今天穿了一件墨蓝色的短外套,配黑色修身牛仔裤,高帮板鞋,帅得底下的小女生又是一阵惊叹。黄少天自然也是有点被迷倒的感觉,但作为男生他当然没有表现得这么明显了。

课上老师开始讲教育实验相关的知识,这和黄少天想象的一堆理工科知识不太一样,反而有一点偏向于文科学科。看来这门课确实是选对了,确实是一门适合文科生的好课。再加上有助教这个大杀器,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退课了。

课间的时候他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竟然发现助教站在他座位边上翻他桌上打印的文件。黄少天突然就心慌意乱起来。除了特别近的朋友,没人知道他就是流木,他也很少提起一叶之秋,倒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是身边的朋友没什么看网文的。文学院嘛,还是看正统文学的学霸多。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心慌什么,是担心自己身份暴露还是别的什么。他走回座位上,助教竟然问他是不是一叶之秋的粉丝。

“算是吧,他这不是要换人了吗?我就把换人前的最后一更打出来看看。”黄少天连忙解释道,顺手把稿子拢起来。他之前也跟一叶要过打印的授权,保证绝不用作盗版商用,所以倒不怕有人质问他这个。

“你做了很细的标注。”助教竟然又问道,“为什么?”

黄少天这下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突然在三次元掉码怎么办,在线等急。

“写长评呗。”他试图轻描淡写地回答。

结果助教出人意料地又说了第三句话,问他是不是流木。

我靠我的马甲这么有名?连助教都知道我?黄少天简直震惊得要哑口无言了,幸而铃声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助教只得放弃了询问,向教室后走去。但他走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看得黄少天全身发麻,生怕助教下课来找他谈话。

但最后下课助教还是照常过去帮教授关电脑拿东西,根本没有过来找他的意思。黄少天盯着助教看了好一会儿,助教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对他一笑,黄少天的脸登时红了,转身就要出教室。

“哎哎哎,黄少天,就你,等我一会儿。”助教竟然开口叫他,黄少天顿时没辙,只能站在原地等助教弄完。

助教朝他走过来的时候,黄少天的心跳得要上天,真帅啊,简直违规。

助教笑着说:“少天小同志,啊不,流木大大,我可是你的小粉丝呢。”

暗恋对象说他是我的粉丝怎么办,在线等,急。

 

 

 

 

 

 

 

写了一万4000+黄少终于掉码,我也是够了。以及,这两人这么多马甲,还可以掉好几次,我们可能慢慢看这两人磨了。

最近看到热度在稳步提升,感谢大家,谢谢喜欢。

评论(5)
热度(100)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