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忠实粉丝(7)久违的更新

互撩,看谁先把持不住先告白。(大雾)

八百年不更新的lo主我又滚回来更新啦,有没有很惊喜?

手感生疏快不知道怎么写了……请原谅复健期的本渣渣。

今天看到少天快生日了才想起来我这篇还没写完。说起来少天生日和我只差2天啊,真开心。

感谢喜欢

 

 

 

 

 

12.

一群人聚餐,左右不过是吃火锅、撸串、喝酒。

兴欣一行人出了场馆,陈果带着大家往街上走,轻车熟路地把大家带进了一家火锅店,看样子是早就来踩过点的。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以后这本合志还要仰仗大家多用心了,今天这顿饭我请了,大家想吃什么赶紧说。先点一部分,不够再加!”陈果为人实在是豪爽,做事情也确实让底下的一众下属说不出“不”字来,大家闹哄哄地传阅菜单,总算是把食材点好了。

黄少天坐在叶修和方锐之间。方锐大大忙着跟林敬言说话,黄少天又不太想和叶修搭话,只好沉默地玩手里的茶杯。

“哟, 你这是怎么了?流木大大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叶修倒是忍不住逗逗黄少天,“是因为今天有人提到一叶之秋了?”

“倒也不完全是吧。”黄少天握着杯子在手里转了好几圈,捧起杯子抿了一口杯里的热水,“他能有这般热度粉丝自然是高兴的,但,都这么久了还有这么多黑子抓着不放,确实让人反感。再者,喜欢的作者不写了也实在让追文的粉丝难过啊。一叶之秋那个人,走了也没句话,让我们到哪去看呢?”黄少天显得有些阴郁。

叶修还未来得及答话,服务员已经把点的食材上来了。叶修站起来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盘子,盘子里放的是有夹心的芝士年糕,叶修转过头来问大家吃辣还是淡,他好决定往鸳鸯锅哪边下。

黄少天虽是南方人,却偏偏能吃辣,叶修听到他说要辣锅便下了一半在辣锅里,剩的倒进了白汤锅里。叶修坐下来,道:“喜欢吃就多吃点。”

叶修这样的热络倒让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叶修坐下来才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太过热心了,但听到黄少天对一叶之秋的那一番真情的流露,他也确实不能不动容。

服务员帮着把虾滑下到两边的锅里。稍等了一会儿,叶修就握着汤勺从辣锅里捞虾滑,捞出来就往黄少天碗里倒。

黄少天一惊:“不用啦叶修,我自己来就好。”

叶修并没放下汤勺,而是捞了半天,放在黄少天和自己的碗里:“少天,我很感动。”

“啥?”黄少天没懂他的意思,感觉自己仿佛错过了一整季的内容,跟不上这个变化的世界,“你说啥?我干嘛了你就感动?”

叶修轻笑,倒弄得黄少天心里直痒痒。黄少天夹着虾滑吃,低头不看叶修,心里却等着叶修的下文。

“其实,我就是叶秋。”叶修说出来的时候心里也紧张得很,完全不知道黄少天会如何反应。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你说什么?!你是叶秋?你不是叫叶修吗?”

“在嘉世的时候,我是叶秋、现在我便是叶修。两个名字都是我。”叶修也夹了一筷子虾滑,辣味在口中散开,但鲜味也挥之不去。

黄少天看上去像是被定住了,直到叶修又开始给他从锅里捞年糕他才如梦方醒:“我靠叶修你之前骗我!你还说你是嘉世的粉丝,追一叶的文!这不瞎掰吗?”

叶修见着黄少天的脸开始红起来,心里却有点高兴:“这不是当时怕吓着我们少天大大吗?再说了,就算我那会儿说了,你也不信啊是不是?”

“我靠我靠,”黄少天低声琢磨,“那你从嘉世走了就来了兴欣,我还做了你的编辑……我是一叶之秋的编辑了?!”黄少天的眼睛像是被点亮了,“这下我不嫌弃你了叶不羞,赶紧给我签名!”

“这见到偶像就这态度啊?”叶修这会儿得意地倚在椅背上,“少天大大来给我夹菜。”

“我靠你这个老不修!”黄少天骂骂咧咧地却还是乖乖地从锅里捞起牛肉来扔到叶修碗里,“我当初怎么就喜欢一叶之秋了呢?我当初怎就没发现一叶之秋是个老不要脸的家伙呢?”

叶修笑着坐起来从黄少天手里拿过汤勺来:“还是我来吧,看你把锅里搅的。方锐大大,还有牛肉,你和老林要不?”

黄少天一看他不是给自己捞的,平白就有点不开心。

叶修转而捞青菜回来,看着黄少天心里明白了几分,少天为他吃味他倒有点高兴:“行了少天,这火锅也不是我们两个人吃的,总不能不顾着点别人吧?想吃肉吃我碗里的便是。”说着便把刚才黄少天给他夹的牛肉放到黄少天碗里,“少天,你能做我编辑我真的很高兴。你这么维护我我也很开心。虽然我不用一叶之秋这个号了,但写文这件事我是不会放弃的。虽然目前还不能告诉粉丝们我来兴欣的事,原因你也明白,我不能让陈老板难做人不是?但我还是很高兴,我的文字还能和你分享。”

黄少天心里一动,低头扒了几口菜:“嗯,我也很高兴能接着追你的文。”

 

饭局中大家聊起各自的生活和工作进度,编辑们当着老板的面自然大着胆子抱怨自家作者多么不靠谱,拖稿多么严重,作者们自然又是一通辩白。

大家问林敬言,方锐拖稿的时候他是怎么做的。林敬言推一推眼镜,深藏功与名。

叶修一语道破:“老林自然是多操点心了。”

大家都想到方锐“点心大大”的外号,都长吁短叹地感叹了一番。方锐不愧为他“猥琐流”的名声,听到叶修开的这个相当露骨的玩笑也并不害羞:“这个办法看来是只适合我啦,你们没有老林这种编辑别乱学啊。”

全场又是单身狗被亮瞎的悲叹。

 

这样的一顿饭,人多热闹,自然是吃了挺长的时间。火锅被捞空,大家又是坐在桌边叙了好一会儿才散。一群人虽然没几个能喝酒的,但陈果要来的啤酒最终都被喝完了,黄少天作为新来的编辑多少也被灌了几杯,虽然没到醉的程度,但已经有了微醺的感觉。叶修倒是借着要开车的事滴酒未沾。

大家聊着天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十点了。黄少天心里隐隐有些着急,虽然他已经大三了,但这么晚还没回学校里这还是第一次,虽然有叶修送他不用担心等车的问题,但多少心里还是有点着急。

叶修自然也看在眼里。他走近黄少天搂着黄少天的肩膀:“不用着急,我们开车很快就到啦。再说了,你们要有门禁大不了上我那住一晚呗,反正我室友今天不回来。”

“那倒不至于吧……”黄少天回答。

 

叶修和少天与众人道别后便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楼冠宁借给叶修的是一辆鲜红的轿车。谁让楼冠宁向来高调,叶修想找他借辆低调点的车都难。除开他的一堆跑车,也就这辆算是不显眼了。

叶修帮黄少天打开车门,做了个西方宫廷的礼节:“您请。”黄少天被逗得笑着上了车。

黄少天自己向来和汽车没什么缘分,晕车不说,考驾照三次没过,随后就放弃了开车的念头。反正我也买不起。他总是这样跟自己说。但男生嘛,心里总还是喜欢车的。他看着叶修坐上驾驶座,熟练地发动汽车,动作行云流水,心里不禁有几分羡慕。

楼冠宁这车虽然招摇,但胜在平稳,黄少天坐着竟然没觉得太晕,可能也有叶修车技好的成分在。

叶修从余光里看见了黄少天直盯着自己的目光:“哟,怎么了?觉得哥太好看了移不开视线?”黄少天嘟嘟囔囔地不肯承认,但心里还是觉得开车的叶修简直帅到飞起,比他第一次在课堂上看到的叶修还要好看。叶修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修长但不纤细,骨节分明,搭在方向盘上随性但有有力。这辆钢铁巨物在叶修手下乖顺地像只被撸毛的小猫咪,安安稳稳地向前驶去。黄少天在副驾驶座上只能看到叶修的侧颜,但他的侧颜也显得分外好看。车上没开窗,有点过于暖和了,叶修一上车就解开了衬衫上面的两粒纽扣,露出线条分明的脖颈和锁骨,黄少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叶修心里得意,但到底是看着黄少天累了,也不能再调侃了:“开回去还有不短的车程,大晚上的你先睡会儿呗,到地点了我叫你。”

黄少天适时地感到一丝疲惫,之前和大家一起闹的热情下去,酒精带来的亢奋也下去了不少,只剩下倦意。他向来不是能随时随地睡着的主儿,在车上睡着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今天倒是例外,他闭上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大概是因为叶修在他身边吧。他可是一叶之秋啊。

评论(4)
热度(65)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