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第一次遭遇剧本被全盘否定。
差不多算是写了近一年的两个本子,一个都没过。还被质疑了做编剧的能力。可能就是我渣吧。
但讲真啊,剧本被否没关系。我的剧作理念不受认同才觉得很难过。或许就是年轻,或许就是理想主义,那又怎么样呢?总有一天它会拍出来,总有一天,天下人都会接受。艺术如果没有叛逆,怎么才能进步呢?

评论
热度(1)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