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我流女主角×李泽言】想谈一场有趣的恋爱(1)

【我流女主角×李泽言】想谈一场有趣的恋爱

私设众多。我的女主角不是叠纸的女主角,请务必注意。

 

一.

我第一次见到李泽言是在两年前。那时候李泽言26岁,在恋语市是个崭露头角、年轻有为的企业家。那时他还没有那么热衷于黑西服,私服常常穿得很年轻,就像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学生。

第一次见他是在我的课堂上。那时候我28岁,在大学做讲师已经有一段时间,卡在快要升副教授的当口。李泽言就坐在台下和一众大二学生一起听我讲文学理论。他戴着那两年还挺流行的金丝边眼睛,拿着一支普通水笔记笔记,那个样子像极了普通的大学生。如果不是我对我的学生都很面熟,我大概是不会看出他并非学生的。

下课的时候李泽言走到讲台边。我正在给学生解答作业的问题,几个稍微熟悉一点的学生还想要探听期末的考题,我只是笑着打发了他们。李泽言见我身边没人了便走过来,倨傲的天性在那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了。他开口便问道:“你周六下午有空吗?”

我保持单身已经有好几年,那时候一看到这么好看的男生便已有几分心动,一听是这样,不自觉地便胡乱猜测,自我意识上头,以为他是要约我出去,于是我便答道:“有空。你有什么事吗?”我这公办公事的口吻用了太久一时没能改过来,我心下就觉得有点后悔,但话已出口,没法收回。

李泽言面上不变,点点头:“我想请你来我家给我做私教,我想学一些文学知识。”

啊啊,果然不是想约我啊……我在心里扶额叹息。

李泽言显然不是那种只顾着赚钱的资本家。他原本学历就很高,在国外读了商科的研究生,创立华锐之后也没有放松学习,自己对各种知识都很感兴趣,会法语,又懂一些古玩。私下里读书涉猎甚广,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法理清思路,于是在大学物色老师,便来找了我。我虽然不是副教授、教授级别,但到底是在帝都读的研究生和博士,在恋语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青年学术人才,又和李泽言年龄相仿,大概就是这样我才赢得了李泽言的“青睐”吧。

 

从那以后,这两年来,我每两周去一次李泽言家里,总共三小时,讲课两小时,另一个小时答疑。李泽言读书不少,对文学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后来时间分配逐渐变化,现在基本上只有一小时讲课,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答疑。

李泽言看上去面色很冷,但这两年下来我便知道他是面冷心热。不仅经商管理才干非凡,还烧得一手好菜。我做他私教的两年,他常常留我在家吃饭,而且是亲自下厨。

李泽言身边从来不少莺莺燕燕。但绝大多数人都像他的助理魏谦一样,忌惮于他的威严,李泽言又是教科书式的傲娇,往往不会直接表露心绪,因而到了28岁还没有女友。

我因为身份不同,李泽言有求于我,所以对我向来尊重。而且我又比他还大上两岁,所以一直没感受到魏谦他们常常抱怨的那种冷酷。我也单身多年,一是醉心学术,一是确实没有合适的人选。我对李泽言虽然说得上是一见钟情,但我却把握着分寸,不愿让他觉得我是抱着不纯粹的心理来上课的。我不清楚李泽言对女生的爱好,但想来也是和普通人一样,不会喜欢我这种既年长,又比他懂得更多的人吧?男生到底是爱面子的。

所以两年来我权当李泽言是我的朋友,从不做多余的事。

 

二.

今年的除夕前一天是情人节。因为我是在大学工作,早早便放了假。我又是单身,情人节也没什么庆祝的必要,便去了我父母家里,李泽言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窝在大沙发上打手机游戏。

我妈在厨房里择菜,我爸则还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我不愿吵到他,便插上耳机走到阳台接通了电话。

“喂?”我心下还在猜测李泽言为何这时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最近他身边多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制作人小姐,似乎是不日就要HE的样子,为何会在情人节给我打电话?莫不成是要提前祝我除夕快乐?

“是我。”李泽言听上去怒气冲冲却压抑着。像他这样的人大概也不会在我这种不熟悉的人面前流露太多感情的吧?

“嗯我知道是你,李总有什么事?”

李泽言再开口时怒气像是消了两三分:“这周六的课,能继续上吗?”

我倒是疑惑了起来。上上周六李泽言就已经和我说好这周因为春节放假他也要休息,所以课停一周,为何突然又要上课?我倒是没什么事。虽然是过年,但我家向来不爱走亲戚,所以也不过是在家躺尸,能有个由头出去走走我自然是没意见。

“可以啊,不过李总不要过节?”

李泽言似是轻叹了一声,道:“我觉得放假太闲了,正好想多读读书。”

“那自然是好。”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没应我。

我有点疑惑:“李总没事了吗?提前祝你春节快乐呀。”

李泽言这时才道:“你今天……不去过节吗?”

过节?过情人节?我一条单身老狗过什么节?

“李总说笑了,我单身啊过什么节。”

李泽言的呼吸就在耳边,我狠狠咽下一口唾沫,压制住心里的骚动,他不可能是要约我,肯定不会。

“没事了。”李泽言终于说道。我心里一沉。

“周六见。”李泽言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有点想见你。”

What???我一脸懵逼,挂了电话脑子里一片混乱。李泽言说想见我?为啥?

我跑到厨房倒水喝,我妈问我为啥一脸开心。我说是我喜欢了好久的人突然说想见我。

我妈流露出一种“我闺女总算是要嫁掉了”的喜悦,逼着我说说我喜欢的人是啥样。

于是我就搬来个小板凳坐在厨房一边帮我妈淘米洗菜一边絮叨李泽言。

心里像是打开了一个闸门。我心想,原来我知道这么多李泽言的事情啊,原来我是真的喜欢他啊。

    


评论(2)
热度(18)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