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我流女主角×李泽言】想谈一场有趣的恋爱

【我流女主角×李泽言】想谈一场有趣的恋爱

私设众多。我的女主角不是叠纸的女主角,请务必注意。

 

第一篇  点这里

三、

虽然开心了好一会儿,但我到底是改不了我这自怨自艾的本色,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李泽言的话可以有八百种解释,并不一定就是我希望的那种解释。虽然我确实很希望有一段罗曼蒂克的关系,但为了不让自己受伤,我还是淡定为好,周六还是以上课为主。我打开了备课本,回忆上次给李泽言讲到了哪里。

 

周六下午两点多我从家出发,走到李泽言高级小区外面。保卫大哥已经认识我了,恭敬地叫了我一声“姚教授”——因为我在大学工作,保卫大哥搞不清楚职称的事,不管我怎么解释他都只叫我“姚教授”,时间一长我也妥协了,正好做做年轻教授的美梦——放我进去了。

我往李泽言住的那栋楼走,心想我要以什么表情面对李泽言比较好,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平常的样子就行。

结果刚走到楼下就看到李泽言正好从楼里出来。

我有点迷惑,不是说好上课吗?突然有急事要走?还是他根本就忘了?我心里不是滋味,但还是迎上去打了个招呼:“总裁这是有事?那我今天先回去了?”

李泽言先是变得迷惑,随后坚决地否定了我的建议:“不是,我们今天不是在家上课。”

嗯?那要干嘛?我这时才注意到李泽言穿着他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的私服——一件棒球服款式的短款羽绒服和一条细腿牛仔裤,一下子显得小了好几岁,面容也柔和了很多,有一种他原本就应该拥有的年轻朝气。

原本要是照我平常的打扮一身黑色老气横秋,站在李泽言身边一定很奇怪,不过今天我穿着少女心爆棚的我妈给我挑的嫩粉色羽绒服,倒也有减龄效果,不显得太突兀。

李泽言上下打量着我的穿着,似乎是很满意:“你今天……很好看。”

嗯嗯嗯?李泽言对我虽然不毒舌,但也向来是不温不火,从来没有这样夸赞过我。是我今天涂的唇膏色号不错,还是我新买的耳夹适合我?我心里的弹幕刷过好多条,面上还是很平静:“谢谢。那今天李总是打算去哪上这节课呢?”

李泽言像是还没决定好,脸上显出一点窘迫。随即他目光流转,到了我的耳朵上,他面色不悦:“你打了耳洞?”

我摇摇头:“耳夹而已,我对打耳洞一直怕怕的。”

李泽言抬起手,似是想要撩起我的头发仔细看看,却在中途放下了手:“你自己买的?”

“对啊。”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李泽言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先走走吧。”李泽言率先往小区外面走去。我只得跟上去。

“你们大学的图书馆现在还开吗?”李泽言突然问道。

所以是想要去图书馆?这倒也不错。“开呀。”我抬手腕看手表,“五点关门,我们还有时间。你想要借什么样的书?”我摸摸口袋,我的教师卡还带着,可以借书。

“宗教。”李泽言随后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和我讨论起了他最近读书的一些心得。我感到我们的交流终于恢复了常态,总算松了一口气。

李泽言住的离我的大学不算太远,我们走了20来分钟便到了图书馆楼下,却惊讶地发现图书馆大门紧闭。我突然意识到图书馆虽然在寒假是开放的,但春节假期显然是不会有人值班的。

我刚想向李泽言道歉,却发现李泽言并没有很不高兴。我解释了图书馆没开门的,接着问:“那你还有别的地方选择吗?”这种不按照计划安排的日程很不像李泽言的风格,也不大像我的风格。虽然今天不算太冷,也没什么风,身边又有李泽言这样的“美色”相伴,我自然是觉得舒心,但这样漫无目的地走我实在有点拿不准李泽言的心思。

李泽言沉思了一会儿,道:“你向我推荐的书你都看过吧?”

“那是自然。”

“那你家里应该也有不少书吧?可以借我吗?”李泽言用手指摩挲下巴,直视我,似乎是某种考验。我身高170,算是女生中比较高的类型,穿上带跟的靴子后几乎和李泽言平视。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和李泽言对视,我被他的目光吓得立刻收回了视线,努力盯着我的鞋子。我怕我眼神太炽热,会显示出我对他的心意。这样的对视实在太考验人了,不止是对视,连这种仿佛情侣一起出来压马路的状况也让我小鹿乱撞。我本以为我早已习惯李泽言的这张脸,却没想到还能让我心如乱麻。

我低头好一会儿,总算冷静下来,细想李泽言的建议倒是一个我没有料到的状况。我向来是不外借藏书的,不管是谁,我几乎不能容忍我的书出我的视线。在大学当老师这几年我倒是好了一点,但比较好的版本的书还是不大愿意借给别人。

李泽言颇有耐心地等待我的回答。我总算想出来要怎么解决了:“你能在我家看吗?就……不能带走。”李泽言惊讶地挑起眉,随即笑出来:“姚老师,你真是……”他禁不住笑起来:“当然可以。”

那时候我显然没有意识到李泽言的真正意图是想来我家,他心里的忐忑也全然是担心我不愿意让他去,没想到我抓住的重点却是借书……现在想来我实在是有点犯傻,但恋爱嘛,到底是有点傻的。

 

四.

这还是我第一次带男性朋友来家里。当然,其实我也没什么男性朋友就是了,要不然何至于三十岁还单身。

我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还在回忆自己有没有整理家里,虽然八成是没有整理。我向来是放养式生活,本来住的就是单身公寓,面积不大,我东西也不算多,即便堆起来也不算太乱。但到底是有人来家里,还是我很有好感的对象,太乱了是不是显得我不稳重?

我心里的弹幕早已刷了百八十层,但面上还是非常冷静:“进来吧。”

我踏进家门,意识到自己家里是够乱的。沙发上堆着换下来的衣服,还摊了两本没看完的书,旁边还有我的“乱涂本”,记着我的一些思路。我换上棉拖走进去在鞋柜扒拉拖鞋,心里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合适大小的鞋子可以给李泽言穿,于是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看李泽言:“我没有你能穿的鞋……”

李泽言不知怎的竟然笑起来:“没事,就拿你的凉拖吧。”我从鞋柜扒拉出我在这种季节只会在洗澡时穿的凉拖给李泽言。李泽言换上,显然是小了一截,他倒是显得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大步走进来,把小了的拖鞋穿出一种巴黎时装周走秀的气势。我去给他找杯子倒水的时候,他径直走向沙发,拿起我凌乱的活页本,翻看上面的笔记。

我端着纸杯走过来,本想夺过来不让他看——因为我也不记得里面有没有写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了,但想来应该也没什么,左右是我的读书笔记,翻不出什么花来,便只是把水递给李泽言。

李泽言接过抿了一口,看着我的本子笑起来,我满心疑惑。李泽言却并没有开口解决我的疑惑而是合上了本子站起来:“带我去书房看看吧?”

 

书房是客卧改装的,没有床,面积也不大,但有整整两面墙的书架,和一张大书桌。书架倒是非常整齐,一看就是我用心摆整齐的,但书桌就显示出我的本性来,堆满了各种东西,只留下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的空,勉强可以放下电脑。

李泽言并没有显得很嫌弃,反而好奇地看向书桌:“你会画画?”

我也往桌上望去,啊,书桌的书上摞着我新买的颜料:“是,会一点水彩。”

李泽言转身看向我:“姚云朗老师,你真是让我惊讶。”他走近书架,目光向我示意:“我能拿下来看吗?”

我点点头。

 

后来那个下午就变成了我们两个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地读书。差不多傍晚的时候,我总算从我最近正在研究的一本神话学专著中拔出头,看见李泽言正端着一次性纸杯站在门口看着我。我连忙抹抹脸,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东西。李泽言把杯子递给我,我一看,不知道他从我家冰箱的那个拐角找到了蜂蜜给我做的蜂蜜水。

我捧着杯子无比珍惜地喝了两口,李泽言就站在那里看着我。我心中的迷惑总算是又升起来一点:“李泽言,你看我干嘛?”

李泽言微笑着,坐在我身边,视线依然长在我身上,我忍不住往后坐了一点。

“姚云朗,”李泽言总算开口了,我提着心等他的话,“我们,要不要谈恋爱试试?”

我的心一下子从身体里窜出来飞上了空中,绕梁三圈才回到我身体里。我试探着轻轻嗓子,像是怕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似的,我听见的自己的声音非常遥远,像是别的人发出的:“好。”

 

评论(4)
热度(13)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