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我流女主角×李泽言】想谈一场有趣的恋爱3

五.

李泽言在口出惊人之语之后非常淡定地留在我家里给我做了一顿饭。我因为之前一直在父母家过年,所以春节前就提前清理了冰箱的库存,并没有留太多食材。李泽言从犄角旮旯里扒拉出两个番茄和半包奶酪,从橱柜里扒出半筒挂面,把我像急着吃饭的小学生一样安顿在电视机前的沙发上,便进去试图捣鼓出一顿美味。

我坐在电视机前像个傻子一样机械性摇台,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进去。刚看的神话学,一千零一夜、佛教、圣经故事和李泽言说的“我们要不要谈恋爱试试”杂糅在一起,让我的大脑处于只有在大学期末修罗期复习过头才会出现的混乱中无法自拔。

我闻到厨房里的香气,觉得又饿又有点困,于是慢慢滑倒在沙发上仰躺着思考人生。

李泽言出现在我眼里时是上下颠倒的。他脸上有点红,偏着头狠可爱的样子:“你怎么了?困了吗?”

我觉得自己的样子有点傻,于是坐起来摇摇头:“还好,不太困。”

这时我才看到桌子上放着李泽言做的面,竟然用挂面下出了一种意大利肉酱面的高级感,我对李泽言的崇拜不禁重了两三分。

“来吃吧。”李泽言拉开椅子,示意我坐过去。

我在家里做饭向来随意,也不怎么需要围裙,所以家里也没有买。李泽言在家里做饭时围裙是必备的,这次在我家却没能用围裙保护,我一边坐过去一边满心担心地打量他的衣服,生怕他漂亮的衬衣沾到什么污渍。我抬眼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穿衬衣,而是穿着一件贴身的蓝色羊绒毛衣,显示出他极佳的身材。他意识到我的目光,勾起一抹微笑。我连忙假装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食物上。

好吃,确实好吃。我和我妈厨艺已经算是不错,但下面条这么简单的菜我们却实在比不上李泽言。我狼吞虎咽,吃相不佳,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李泽言夹着一筷子面条,却没有往嘴里送,而是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我被看得心慌,连忙拽了张餐巾纸擦嘴:“怎么了?”

“好吃么?吃这么快?”李泽言有意要撩我。我却是愿者上钩:“好吃呀。”

“没人跟你抢,慢点吃。”李泽言终于是忍不住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愣在当场。回过神来依然不知道如果反应,只好埋头苦吃。

但面条到底是只有一碗,碗到底不是聚宝盆,是有底儿的,我吃完了,无事可做,只能抬头看李泽言。

李泽言吃相极优雅,吃带酱汁的面条竟然不会沾到嘴角,而且吃的速度不慢,几乎和我同时吃完。他吃完后撑着下巴看我,我被看得心里毛毛的。虽然应下了要和他交往的话,但三五年没谈恋爱的我根本不清楚现在小年轻的套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李泽言,甚至不知道今天该不该让李泽言留宿。我摸着手里的筷子,筷子上仿佛系着我的命运,有千钧之重。

李泽言总算开口了:“云朗。”

听他喊我名字我就已经浑身战栗了,我勉强咽了咽唾沫,道:“嗯?”我实在没勇气只喊他名字。

“我……”李泽言似乎在酝酿自己要说的话,“我喜欢你有一段时间了。只是我到昨天才确定。因为……我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

我点点头示意他我在听。这样直接的表白话语我实在是太久没有听到了。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初恋。”李泽言面色似乎有点低沉,我刚想解释两句便被他摆摆手阻止了,“我没理由要求你这点,我只是有点惋惜,可惜我们没有更早遇见,可惜我没能更早意识到,仅此而已。我……没有多少可以参考的恋爱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李泽言的脸上难得显现出了为难的神色。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怎么样都没关系吧。”我试图宽慰李泽言,我试探性地抓住他的手,“我们可以慢慢来。”

李泽言拿起我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说:“好。”

 

最后我还是没有留李泽言在家休息。我觉得这种发展太快了,不适合我们这种“老年人”。李泽言也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只是把他拿下来的书重新放回书架摆好,顺手理了理我快要坍塌的书桌上的书堆,随后便站在玄关的地毯前换鞋子准备回家。

我走到门口送他。

李泽言换下他那可笑的小了不止一码的拖鞋,穿好鞋子站在门口却没有开门出去的意思。我跟着站在门口不明所以,突然福至心灵意识到他是等我有所表示。

情侣离别时到底该怎么样?我站在原地有点发愁。李泽言轻叹一声示意我走近。我刚走过去他便俯身吻了我。这个吻浅尝辄止,他伸出舌头舔了下我的嘴唇,便再无更深的探索。我感到自己面上燥热,下意识拉着李泽言的衣服,意识到自己并不想和他分开。李泽言看到我拉着他,勾了勾唇角,又低头吻了我的额头,在我耳边道:“回去就给你打电话。”

我点点头。他便出了门去。

我这才意识到为什么情侣们明明一天要见好几次面还要打电话。因为当你爱他时,根本不愿让他远离自己半步。

 

我回到书房开始整理论文的资料。整了个开头手机就响了。我把手机开了功放,李泽言的声音立刻回荡在家里。

他不紧不慢地告诉我他回家的路上都看到了什么,说他最近做的工作,说他打算带我去的各个景点。我应的不多。他问我在干嘛,我说在整理资料。他便有意要挂电话。我制止了他,心知他看不到,却还是捂住了红着的脸,道:“我想多听你的声音。”

李泽言也没料到我会这样说,一时噎住。半晌他总算找补回来一点,将了我一军:“云朗,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啊?”

我心说一点都不主动也不是我的风格,便说:“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比你喜欢我的时间长。”

李泽言又是被我一记直球击倒,半天不说话。我忍不住笑出声,李泽言这才哑着嗓子让我别再撩拨他。

一晚上隔着电话插科打诨,最后我资料只整理了不到一半。我心知明天又要赶工,却觉得不在乎这一时,突然理解了“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原因。

李泽言在电话里和我说了“晚安”。我钻进被子里才有了一点自己谈恋爱的实感——原来恋爱是 这样幸福的事啊。

 

 

 

 

 

 

作者的话:

单身狗写这一段实在是煎熬啊……求脱单,求介绍对象,求李泽言来三次元做客……

 

 

评论(2)
热度(7)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