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突然就觉得,传统的文学研究真的挺蠢的。怎么就主观看法没意义了?不能交流了?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感受呢?我更关心这个问题。

我真的觉得文学理论棒到爆炸,虽然我连文学史都渣得不行,但总觉得喜欢文学理论的看法和视角,总觉得文学史的观点和看法都是幻想

评论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