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章

纵使没有扛鼎之力,也欲穷此生之力,以己背天逆命

稻草1(楚路)普通人AU

说在前面:无能力,无龙族,不过,他们依然是他们(笑)



今年H市的夏天格外炎热,虽说下了不少天的雨,却在阴雨中难改一份闷热,唯有急雨倾盆时方有几分凉意,雨势一旦变小便又是炎热难耐。

今天却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天。

路明非背着他的旧帆布书包进了老唐的网咖时已经是一身热汗,老唐刚想过来招呼他,便看见他一脸死了爹的颓废表情,于是老唐收了自己的白烂话,敛下性子给路明非找了一间包厢坐下,又递来毛巾让他擦擦汗,这才问道:“怎么?又和家里闹别扭啦?”

其实路明非日常会和家里闹别扭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了,老唐自觉自己问的太过多余,正打算找补几句,却听见路明非开口:“我想从家里搬出去住。”

这话老唐也不是头一回听他说了,从他开了这家网咖和常出入各大网吧的路明非熟稔起来之后,就没少听他念叨,那会儿路明非还在上高中,说这种话左右不过是自我安慰,没有什么实施的可能性,但现在大不相同了,路明非不仅成年了上了大学,还凭借着一手极佳的网游技术参加各种网游线下赛,前些日子还拿了个大奖,奖金相当不薄,可以说是有经济资本从家里独立出去了。

不过即便是拿了奖,有了钱,几乎可以说是小有成就,路明非看起来却还是一个穿着宅男T和大短裤的小衰仔,满脸写着不自信和惶恐。别人夸奖他时,他总是像个小动物似的往后躲,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今天路明非倒是和平素里畏畏缩缩的样子有些不一样,说到要搬出去的时候格外坚定,也不知是吃了什么药,老唐不好多管别人的家事,便照例给他端了杯柠檬苏打水过来,看他上了游戏便出去了。

 

路明非喝了两口苏打水才觉得心里憋着的那股劲慢慢松懈下来。

他大二这年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在大学所在的B市还住了两周的院,婶婶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请了不短的假来照顾他。他心里自然感激,但回来之后婶婶明里暗里要和他算这笔账却又让他心生寒意。父母虽然健在却常年出差在外,弄得他寄人篱下,倒像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已经是生病过后需要修养的躯体,在家里却丝毫不能够放松下来,整日听婶婶叨叨,连十几年前的事都要再说。如果仅仅是说自己也就罢了,自己不过是个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本领的普通人,连带着自家父母也要被讲得一钱不值,他心里着实过不去,又不愿和家人吵架伤对方的心,只得趁婶婶没留意,溜出来上网咖歇上一歇。

老唐是个游戏宅,游戏收集得相当齐全,路明非在包厢里搜刮了一通,找到自己偏爱的游戏,做了两下手操就切进了游戏,心里的事虽然没办法当作不存在,但在当下,就权当是没事儿吧。

 

饭点的时候,路明非走出包厢,上一楼老唐的柜台里搜罗食品。虽然老唐柜台里差不多也只有速食,但出乎老唐意料的是路明非竟然拿的是速冻水饺而不是惯常的杯面。他惊讶的眼神显然被路明非接收到,路明非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有点窘迫地拿起速冻水饺往后面的小厨房走,脸红彤彤的。

老唐见他的样子有心调侃:“怎么?才二十就要养生了?”

路明非心知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胡乱吃喝,自然地接到:“我都这么大了,得照顾好自己啦。”

不知怎么的,老唐听到竟然有些心酸。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门口刚进来的一位戴着鸭舌帽的顾客同样低垂着头,若有所思。

TBC

评论
热度(17)
©球形章 | Powered by LOFTER